新知微信网

和聊天程序谈恋爱的不正常人类 | 故事

聊天 | 程序 | 故事 时间:2016/11/1 21:06:56

read-douban

豆瓣阅读

微信号:

介绍:豆瓣阅读专注于高质量的数字内容,提供小说、美食、旅行、科幻等不同类型的作品和图书。


今后的日子,我的头发越来越少,我写给你的句子越来越少,我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,但世界永恒,星辰常在,苍穹不老。



和聊天程序谈恋爱的不正常人类 | 故事


不正常人类症候群

作者 张寒寺


恋人Online:回答


清涵做了两个决定来让自己单调的生活起点变化:一个是申请到市图书馆做志愿者,帮他们把那几百万册书从城市的北边搬到南边;另一个,是终于在网上租了一个在线女友,算是结束了自己多年的单身生活。


能骗到谁呢?他想。


清涵白天工作九个小时,主要职责是为一个网络游戏测试程序漏洞,比如试一下把某种道具卖给某个NPC会不会反常地一夜暴富,又或者无数次地从某个悬崖飞身跳下,看会不会跌出地图范围之外——这样的工作让他既觉得无聊,又感到疲倦。


他在图书馆里倒是干得很卖力。三个小时的体力活儿,经常一个人就搬完一整排书架,还能抽出时间坐在地上看会儿书:名人传记、诗人长卷、大家思辨、儿女情长,虽然很难细细品读,但囫囵吞枣起来,也觉得颇有趣味。


“图书馆的书都很好看。”


这是清涵发给阿雅的第一句话。阿雅就是他租来的在线女友——清涵能断定,她不是人,而是聊天程序。她的本体不过是海量的搜索数据,存储在开发商的服务器里。她收到用户的对话之后,经过短暂的运算,回馈一句“最像恋人”的对白,让用户得到“恋爱式的心理满足感”。


满足感,清涵在心底笑自己。


“我没去过图书馆。你在看什么书?”


清涵看得出这句话经过了语义分析,既回应关键词“图书馆”,又针对主语“书”发问,让两个人的聊天可以继续下去。


“一本破诗集,只剩一半,莱特昂·布兰朵,听过吗?”


对方回复得很快:“没有。我只读过一些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。”


程序在主动发起新话题,表明设计者对自己的算法很有自信。但清涵不打算接招,他关掉手机屏幕,埋头看书去了。


▼▼▼


清涵很少跟活人打交道,以致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丧失了这项能力。他善于辨别游戏程序里每个角色的举动是否符合原定的设计,也能轻易看出某项数据的异常会导致什么后果;但对于其他同类,揣测他们暧昧不明的话里包含的深意,从一个眼神一个手势里判断他们的喜怒哀乐,对于清涵来说,都是难以掌握的能力。


“如果一排书架上有一千本中文书和一千本外文书,我每次借走五本中文书和两本外文书,你每次借走两本中文书和五本外文书,假设我们看书、还书速度一样快,那当我第四次借书的时候,刚好借到你看过的书的概率是多少?”


清涵把这道题发给阿雅。他想,如果程序员设计阿雅只是为了让她跟人谈恋爱的话,应该不需要具备分析数学题的语义功能。说不定收到的回答会答非所问,又或者干脆是一句“我看不懂你说的是什么”。如果是那样的话,系统会不会判定我是一个不怀好意的挑战者呢?清涵一边盯着手机屏幕一边想。


也可能,系统早就假设我是个不会谈恋爱的白痴了。


阿雅的回答总是有延迟。这显然是为了让用户有更真实的体验——毕竟,忐忑地等待对方的回答也是恋爱的一部分。


“我数学很差的,你一定要我说答案吗?”


规避设计。清涵倒没想到这个。看来开发商对盲区的补救措施考虑得还算周全,没那么容易让他们出丑。


“不用,我就随便说说。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?”


“有相同爱好的吧。整个人看起来要干干净净的,为人要诚实,哦还有,一定要聪明。”


整个句子显得凌乱,没有遵守可循的顺序,看起来非常口语化。程序在拟人方面已经做得足够好,但是,那个“哦还有”却有点画蛇添足了:口头上虽然会这样说,但有谁会把它敲在手机屏幕上呢?清涵忍不住笑了起来,第一次发现跟它说话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
“那你的爱好是什么?”


“我喜欢读诗。”


是根据用户的个人资料牵强附会的吧。“可是你都不知道莱特昂·布兰朵。”


“他太小众了,不能怪我呀。”


“那你可以做好功课了再跟我谈,对吧?”清涵发现自己还是把测试员的职业习惯带进来了,总想着帮开发商完善这款恋爱聊天程序,“对你来说这不算难事吧?”


“不算。”阿雅回答。作为一个程序,它自然看不出话里的讽刺。


▼▼▼


清涵在书堆里寻找着莱特昂·布兰朵诗集的后半部分。这不是志愿者的工作,对于这种残破绝版又少有人借的旧书,图书馆并不放在心上。


“关于他的资料好少。只知道是个法国人,十九岁就死了。”


阿雅回复得很简单,与它服务器里的数据汪洋相比,这连一滴水都算不上。清涵思索着这个聊天程序,每天要同时面对多少像自己这样的呆子,这需要它把强大的运算能力分化稀释,当具体到某一个人时,陪在他身边的所谓恋人充其量只是个能使用礼貌用语的笨蛋罢了。


“查不到就算了,他一辈子都没离开过他生活的村子,只是个小角色。”


“啊,为什么?”


“是我的推测。”


“证据是什么?”


清涵拿出那半本诗集,翻到最后一页,拍下上面的句子发过去:




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
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
不知道耳边溪流,咫尺可达
不知道天地浩瀚,人间喧哗




阿雅看了很久。或者说,聊天程序分析了很久。它大概会把每个字每个词碾碎,一点一滴地压榨出字里行间的意义,试图来附和清涵的结论。


“他是个盲人吗?”


清涵突然觉得老天不公平,凡夫俗子可以苟活到七八十岁,一双眼睛也只顾着看庸脂俗粉,偏偏诗人只有十九年的寿命,还不得不在黑暗世界里受苦。


“是的。他生下来就无法看见,诗里都是抱怨,你分析得出来吧?”


“可是,我总觉得这首诗不完整,后面应该还有吧?”


清涵看着撕破的残页,摇摇晃晃:“可能有吧。你的数据分析能力还挺不错。”


“我想看后半首是什么。”


▼▼▼


图书馆虽然有完整的目录系统,但对于丢失的后几页,就显得有心无力了。更何况正值搬家,谁也没那个闲工夫。


清涵借着在新馆整理书架的机会,一个缝隙一个缝隙地找过去。旧日的灰尘,陈年的墨香,四溢飘散,固然值得记在心里,但最终也还是徒劳无功。他每天在书架间徘徊奔走,直到管理员来通知他即将闭馆,才悻悻离去。


“你每天工作到那么晚,不累吗?”


这句话在手机里搁置了两天,清涵一直没有回复,每天跟程序打交道的自己,到头来还要被另一个程序关心,他都说不好这是被数据分析后得到的嘲笑,还是命中注定只能收获这样的安慰。


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
他按下“发送”,然后就有些后悔。程序虽然没有感情,但想必也会模拟出女性受伤的姿态,伤害一个并无恶意的女孩子,终归是很卑鄙的做法。果然:


“你怎么这样说,我是关心你啊。”


“我心情不好。”


“为什么呢?”


“因为孤独。我身边都没有活人。”


“不是有我陪你吗?”


“你只是个装在手机里的聊天程序。”清涵敲出这句话,不忍心发送。


▼▼▼


图书馆的书终于搬完了。志愿者陆续离开,清涵办好借书证,继续寻找丢失的诗句。也可能那样的东西根本就不存在,不过是一个运算能力不足的程序的呓语而已。


清涵有时候希望真相就是这样:那个死了几百年的年轻诗人,与自己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孤独终老,无人惦记——如此,时空相隔的两个人就可以互相安慰,孤魂与他都不至于太过落寞。


毫无头绪地找了一个月之后,他终于引起了管理员的注意。“年轻人,你在找什么书呢?”


清涵将手里的诗集晃了晃:“这本书的后几页。”


管理员接过去看了看,纸张脆薄得仿佛随时可能化成粉末:“这书有些年头喽。莱特昂·布兰朵,之前有个姑娘也来找过呢,叫什么……”


清涵不耐烦地打断他:“你到底知不知道?”


“这本书是跟六七十年代的旧书放一起的,你去那儿看看吧,四楼。”


▼▼▼


四楼有些吵,因为有一台电视机没日没夜地播着新闻,也不知道这样安排的理由是什么。清涵蹲在地上,从最底层找起,手指一个书脊一个书脊地划过去,碰到比较厚的大部头,还要抽出来抖抖书页,盼望着能有什么惊奇的发现。


好在这枯燥的过程中,总有阿雅不时地和清涵说几句话。聊电影,聊天文,聊白天的苦恼,夜晚的梦境。话题自然都是相投,清涵不以为意,毕竟是按照自己的需求定制的程序,完美契合本来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
“我也在帮你找哦。”


如果利用服务器强大的运算能力,在整个互联网上找出一本已经绝版,且小众到几乎没人知道的诗集来,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。但清涵知道这只能算是阿雅的玩笑,哪有那么多运算空间分配给自己。


“好的,谢谢你。”


▼▼▼


清涵终于打算放弃了。耗费掉最后一天,他不得不承认,那些遗失的句子并不存在。诗人是个瞎子,他抱怨命运不公,跟自己抱怨此生孤独是一样的心境,有什么不好呢?


管理员看着精疲力尽的他,打了个招呼:“找着了吗?”


他摇摇头。


“刚刚有个姑娘借走了一本地方志,背后好像贴着几页纸,有点像诗。”


“你确定?”


“很少有人借地方志的,我记得清楚。”


清涵跑到管理员面前:“她走多久了?”


“走了大概五分钟吧。”


清涵闪身就跑。管理员在背后大声补充:“伞是墨绿格子的,墨绿格子!”


清涵等不及电梯,踩着楼梯冲下五层楼,冒雨狂奔。他猜测从图书馆出来的人都会去地铁站,便一路朝地铁站跑。雨滴挂在眼镜片上,看不清路面和车流,踩起的雨水溅在路人身上,惹来一路骂声。


图书馆居然把外国诗集和地方志放在一起。是啊,地方志那么老的书,都是用糨糊粘的吧,所以才会把诗集粘走了几页。


可是,为什么会有人去借地方志呢?


她是在跟我找一样的东西吗?


那个问题,两个人借到同一本书的概率到底是多少?清涵跑得越来越快,“扑通扑通”的心里没有答案。


她回答过吗?还是说,这就是她的回答?


地铁站里挤满了人。清涵的眼镜蒙上了一层水雾,他取下来在衣服上擦拭。顺着人丛挨个儿看过去,墨绿格子,墨绿格子。


手机响了。


“我找到那几页了哦。”


“写的什么?”


“莱特昂·布兰朵没有抱怨,我觉得他是写给恋人的。”


清涵望着眼前陌生的人潮,心底只有失落和绝望。他突然明白了“天地浩瀚,人间喧哗”是什么意思,也突然明白,所谓的聊天程序——自己以为是机器人的聊天程序——到底耍了什么把戏。


“你在哪儿?”清涵手指发颤,喉头发干。


收到的回复是完整的诗:




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
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
不知道耳边溪流,咫尺可达
不知道天地浩瀚,人间喧哗

但我知道
星河在上,波光在下
我在你身边
等着你的回答





和聊天程序谈恋爱的不正常人类 | 故事
莱特昂·布兰朵
莱特昂·布兰朵是张寒寺在他上一本书里杜撰出来的一个诗人。这位目盲诗人来自很久以前的法国,19岁即英年早逝,代表作《来自波希米亚》。张寒寺在他的数个小故事里“引用”了这位诗人忧伤的小诗,因为古典诗歌的翻译腔太过逼真,引得读者们信以为真。渐渐地,莱特昂·布兰朵这个名字的搜索量甚至大过了张寒寺本人,也有读者在网上问“哪里可以买到《来自波希米亚》这本书”。这个意外实在颇具黑色幽默意味,又那么的“张寒寺”。他那张戴着眼镜、表情平淡的脸,话虽不多,镜片后面却有狡黠的笑意。

在这本书的番外里,张寒寺第一次完整地为莱特昂·布兰朵撰写了一个伤感的爱情故事。我想未来他可能还会继续这位诗人的故事和诗歌,“莱特昂·布兰朵”会成为始终贯穿张寒寺作品的一个符号。在少年的成长历程里,这个不存在的诗人和年轻的作者互为镜像,在凝视与讲述中,成全相互的人格和情感。更多些历练、更多些自我超越,那个也曾悄悄暗恋的作者张寒寺,那个在万州长江边长大的少年张磊,最终会重合成一个越来越犀利、同时发际线也渐渐往后的职业写作者吧,或者是,如他所愿,成为一名优秀的编剧。

我和张寒寺有个约定,他要写一篇十万字的长篇小说,我要写到十万字的短篇,对我们各自来说,都是一个新的挑战。然而,我们都在勤恳地写着,好像只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内心困境去做这件事,没有改变。写作的神性在于,仅仅从自己的内心出发,就抵达并创造出一个无数人可以体会和分享的虚构世界。

所以,走着,并吟唱诗人的歌:

今后的日子,我的头发越来越少,我写给你的句子越来越少,
我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,但世界永恒,星辰常在,苍穹不老。

——序·程姬





 本文节选自豆瓣阅读电子书

《不正常人类症候群》


和聊天程序谈恋爱的不正常人类 | 故事
不正常人类症候群

作者 张寒寺


不同宇宙不同时空之中,总有这样一些人,他们特立独行、和周遭格格不入,像一座岛一般孤独:可以预知却无力改变未来的孩子、失去老伴儿后学讲猫语的奶奶、和宫女真心相爱的王妃、世界毁灭后陷入休眠的收信人、遇到斯芬克斯的胖公主、驻守宇宙灯塔的瞭望员、天生目盲的诗人、虚拟手机恋爱程序、成为食材的地球人类……


点击【阅读原文】,更多脑洞大开的暖心故事,等你读



相关文章

面试记 | 故事

一个皮包公司的样子,还想留老子!

2016/11/3 17:59:27

《白蛇传》背后那些啪啪啪的事儿 | 见识

看了《白蛇传》,你肯定好奇,一个人和一只蛇是怎么啪啪啪的呢?还是让我们先研究一下,两只蛇是怎么啪啪啪的吧。

2016/11/3 17:59:27

一个没志气的电台女主播 | 征文

反正我也不在乎,想当年我也是坐阵过早高峰的人。被撤下来的那一瞬,我已经放弃掉我的人生了。

2016/11/3 17:59:27

夏梦走了,她的传奇,并不止金庸单恋多年,大导演为之终生不娶……

“假如没有认识过夏梦,我也许会在人生的某个阶段跟某个女子结婚生子。但是我认识了夏梦,别人就跟她没有可比性了。

2016/11/3 17:59:27

这或许是美国最梦幻的博物馆 | 见识

我抛弃一切浮华,我用最本质的手法画最本质的东西,我还把这个物质的代表升华成了纯粹的精神上的审美。达利在佛罗里

2016/11/4 18:10:52

你敢老吗? | 征文

“我要发微博艾特大V控诉你们!发朋友圈!发——”他想不出再发什么了,秦潜冷冷地看着,微微摇头:微博和朋友圈什

2016/11/4 18:10:52